在網路上就發現了有人把便利店的地址寫成:「九龍深水埠荔枝角長沙灣道868號利豐大廈地下」(見下圖)那究竟你在深水埠、荔枝角還是長沙灣?當你搜尋另一連鎖便利店時你又會發現分店分佈極為有趣(見下圖):真。

何文田居民來說,他們既不是新車站受眾,但要爭取巴士加班次之類就難上加難了。

操縱地名就是對意識形態的操縱:地名怎樣變,人民的意識型態就會向哪面走,選擇,就在大家手中。

假若大家亂寫地址亂到一個點,政府要頒佈新地名:「共產」、「萬歲」、「解放」、「千里馬」...就名正言順了。

地址的光怪流離香港地名危機既然老龍坑已經那麼少用,那為甚麼還要舊事重提?不得不提的是多個鐵路車站的名字,例如葵興站(葵湧)、葵芳站(醉酒灣)、荔景站(荔枝嶺)、奧運站(大角咀)、天後站(銅鑼灣)、炮台山站(北角)、杏花村站(白沙灣)及康城站(小赤沙)等,開站前都無人認識,但開站後卻變成普遍香港人認識的名字,甚至有蓋過原地名之勢。

其實亂寫區名在傳媒報導中亦常出現,但就不在此一一列舉了。

地名是一個城市重要的無形文化遺產,如果整個城市都變成豪宅區,文化底蘊便會變得空虛。

其實政府一直有計畫在附近建「老龍坑公園」,拖延多年仍未落實(2),未知是否有關。

因為地名是一種好好的潛移默化,所以以前某些(共產)國家會改地名歌頌某些人。

在澳華僑在星期日檔案節目上談置業「被豪宅區」不但不會改善社區,而且更會加速仕紳化,甚至拖垮民生發展。

如果地產商建制對地名有這麼大影響力,城市只剩下豪宅區名,我們要擺脫買豪宅的思維、改善生活,相信亦難上加難──實際上控制地名也是控制樓價的一種軟性手段。

上次我們確定了「何文田站」並非位於何文田,其實在香港類似的例子多如繁星,前陣子也有人對位於長沙灣的荔枝角站進行討論(詳情請讀),我們就看看荔枝角站對長沙灣西部造成的影響。

極速秒殺線上看/極速秒殺2 影評/極速秒殺2 上映有了「何文田站」,當區的交通發展亦會「被埋單」,一大片地區的交通網絡將會以「何文田站」為中心,對北面依賴巴士出入的真。

曾到高山道、山谷道一帶調查,發現區內大部分地址都避免寫區名;其餘寫「紅磡」;甚至出現「九龍紅磡土瓜灣高山道」的地址(見下圖)位於老龍坑的昇御門商場也有「身份危機」。

那住十二號山、採石山、老龍坑受影響地區的市民一直覺得自己住「何文田」,改名是否多此一舉?從美國費城的案例(3)可以看到,居民在畫出自己住區的範圍定義時,很多時會加入自己的偏見,如果任由區界浮動變遷,得出的是新侵入者排除異己、社區多樣性消失殆盡。

這對貧富懸殊非常嚴重的香港來講絕非好事。

如果這次讓港鐵與發展商這麼牽強都糊混過關,將來肯定會變本加厲,將其他舊區吞併入「豪宅區的區名」,「豪宅區的區名」就會無限擴張(其實名義上「何文田」已經發大了四五倍),反而以地理地貌劃區社區相對比較穩定。

這就是我想消除的情湄公河行動電影/湄公河行動/湄公河行動 線上看況。

香港人之所以與英國仍然有很強的連結怪奇孤兒院大陸翻譯/怒火地平線線上看/怒火地平線影評,原因之一是因為很多每天叫的地名都仍然有英殖色彩。

荔枝角裡面沒有荔枝角分店,反而山上的瑪嘉烈醫院分店叫「荔枝角」;有近蘇屋的分店會叫自己作「深水埠」;最接近荔枝角站的分店是「長沙灣」,但一兩個街口以外的地方卻有「荔枝角」。

自位於長沙灣的荔枝角站啟用後,區內已經出現極多寫「九龍荔枝角長沙灣道」甚至「九龍荔枝角長沙灣道長沙灣廣場」的地址,有時分不清楚就索性不寫區名,甚至寫多於一個區名。

為甚麼叫何文田站?港鐵選站名向來透明度低,只有少數業主立案法團主席與區議員可以出席港鐵的社區聯絡小組會議,亦不會像九鐵建馬鞍山線時般搞命名比賽,而「何文田站」一帶冒起多個如「何文田山畔」般以「何文田」作賣點的樓盤,不禁令人聯想站名對地產發展商的意義。

可見地鐵站的命名對地區認知影響實在太大了。

註:—規劃中但仍未獲臨時市政局批准撥款進行的臨市局基本工程計劃使徒行者劇情/使徒行者線上看 國語/使徒行者 港劇一覽表。

立法會文件FCRI(1999-2000)17附錄C(附件一)。

—HowGentRifieRsChangetheDefinitionofaNeighboRhood(CityLab)作者facebook

clinton4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